無錫新傳媒
首頁 > 新聞中心 > 民生資訊 > 正文

培訓機構“不過包退”兌現難 維權咋還要跑到“千里之外”?

2022

11/11

09:32

來源

江南晚報

分享

  又到一年一度的“省考季”,當趕考大軍正抓緊復習時,市民小華向本報網事悉心辦欄目反映了他遇到的煩心事。

  今年3月,小華報名了中公教育的“協議班”,按照協議,考試沒通過可以退款。他申請了退款??裳巯乱堰^了退款時間,卻遲遲沒有下文。對此,小江觀察員進行了走訪調查。

  求助

  “包退”的學費遲遲沒拿到

  小華介紹,今年3月,他想要報考社工,做這方面培訓的機構比較少,中公教育正好有相關課程,他就在網上報名了中公教育的社區工作者招聘(含寫作)——筆面協議班,費用是6380元。當時,機構承諾“不過包退”,沒有被錄取可以退還4380元培訓費用,符合退費條件后30-45個工作日內,甲方將把退款支付到乙方提供的銀行賬戶。

  上完網課的小華參加了社工考試,考試結果出來的當天,發現自己沒有考過的他當即發起了退款申請。但是,等待了45個工作日,小華的銀行卡上依然“空空如也”。沒有收到退款的小華撥通了中公教育的客服熱線。“客服的態度和報名咨詢時可以說是天差地別,一直讓我耐心等待,但具體要等到什么時候,無法給出明確消息。”小華說,又等待了一些日子,要聯系上人都變得很困難,常常是連續撥打多次才能打通一次客服電話,即便打通了,也是這套統一回復。

  小華還了解到,遇到與他同樣情況的人還不少,全國一些地方也有中公教育退費難的投訴,他擔心自己剩余的款項是否能退到了?

  難題

  維權還要去北京打官司

  記者在網絡上搜索“中公教育”詞條發現,近期有不少都是學員退費難,或是地方主管部門約談的消息。在“黑貓投訴”平臺上以“中公教育退費”為關鍵詞搜索,投訴數量高達1.8萬多條,多是表示“退費難、退費慢”的。

  翻看小華提供的電子合同,記者注意到,如果小華最終選擇走法律程序,他需要去中公教育北京公司所在地的法院起訴才行,“要跑到北京去打官司,來回肯定不止一次,這維權成本也太高了!”

  小華表示,他曾在多個平臺進行投訴,但最終都沒了下文:“打北京的消費者熱線,轉到了中公教育熱線;海淀區教委的回復是幫助催款,他們沒有執法權。”

  部門:

  已收到多起求助 將督促機構退款

  根據小華反映的情況,記者聯系到梁溪區教育局,工作人員介紹,公考培訓機構并不歸教育部門管轄,且與小華發生糾紛的是中公教育北京公司,管轄權不在無錫。在接到求助后,他們已經與中公教育無錫分公司溝通退款事宜,另外他們在近期也接到了不少關于中公教育退費難的求助。該工作人員表示,對于小華等人遭遇退款難的情況,他們將督促中公教育退款,“據我們向中公教育無錫分公司了解到的情況,他們每個月都有退款,但是總公司每個月給予分公司的額度是有限的,只能分批、逐次退款。”

  回應:

  退費學員數量多 按計劃有序退款

  中公教育一方又是什么態度呢?記者撥打了小華簽訂的協議中所寫的退費聯系電話,發現已經變成了空號。記者又撥打了中公教育官網上留下的江蘇中公教育(總部)和無錫中公教育的多個聯系電話,不是無人接聽就是已經成為空號,皆無法聯系到人。

  最后,記者來到了協議上的退費聯系地址——位于梁溪區茂業時代廣場的中公教育門店,現場負責人告訴記者,無論學員是在無錫報名,還是和總部直接簽訂協議,退費打款都由總部安排,不經過地方機構。根據該負責人提供的電話,記者聯系到了中公教育北京總部的工作人員。“中公教育是上市公司,不可能存在不退的情況,只是時間早晚”,該工作人員解釋,受疫情影響,很多考試延期,都集中在了三季度,導致退費的學員一下子數量較多,退費排期也出現了一些問題,公司目前正在積極解決。據介紹,11月8日,中公教育發布公告,中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東擬籌集資金向公司全資子公司北京中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總額不超過人民幣10億元的無息、無擔保借款,用于支持公司經營發展。

  工作人員對于延期退費一事表達了歉意,表示接下來將按照退款計劃有序退款。經過查詢,小華的退款時間在12月份,如果到時需要提供相關材料,他們會與小華聯系。

  提醒:

  簽合同注意“管轄”和“主體”

  本來以為有了一紙合同就能作為保障,怎么到了維權的時候就“阻力重重”了呢?對于小華這種情況,錫山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副主任柯菲菲分析,很多消費者在簽訂合同時不會注意到發生糾紛后的管轄地,雖然當前法院可以跨域立案,但開庭的時候還是需要去合同約定的地點,這就大大增加了維權成本。由于合同是雙方自愿簽訂的,因此這類糾紛的最終結果往往只能按照合同解決,甚至有的消費者因為涉事金額不是很高,就只能吃“啞巴虧”。

  此前,錫山法院對多家提供線上服務的公司的電子合同進行了調查,發現有的商家雖然服務遍布全國,但卻將糾紛的管轄地設在總公司所在地;有的則比較“良心”,如果發生糾紛,可以在合同簽訂地或履行地的法院起訴??路品平ㄗh,在簽訂電子合同時,一定要看清條款再簽字:“不然等到發生糾紛時,維權起來會非常麻煩。提供相同服務的公司并非一家,消費者可以多走幾家對比一下條款再進行定奪。”

  線上簽訂合同還要注意合同的主體,簡而言之,就是看清楚合同是跟誰簽的??路品铺岬?,在錫山法院審理的一起案子中,消費者向錫山區某經銷商購買了一輛車,通過APP簽了合同、付了款,后來發生糾紛才發現,合同是與廣東一家公司簽的,錢也是付給了對方,根據協議起訴要去廣東才行。類似這樣與分公司談、和總公司簽合同的情況其實并不少見,因此消費者在簽訂合同時對于一些爭議條款一定要慎之又慎。不過柯菲菲也表示,無論如何,消費者都不需害怕,要敢于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

  小江手記

  別讓“高門檻”成為維權“攔路虎”

  隨著社會發展,應運而生的電子合同在提供便利的同時,各種格式條款也在無形中提高了消費者的維權成本。前有某品牌的共享單車退款難,后有消費者網購懷疑買到假貨,一投訴商家就將商品下架了事。像小華遇到的情況,去北京維權的花銷可能就要超過他退款的金額,更不要說其中還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

  日常消費中產生糾紛在所難免,因此雙方才需要在合同中約定好爭議的解決方案,但有的商家卻絞盡腦汁在合同中“挖坑”,就為了提高消費者的維權成本,這種到被告所在地打官司就是一種比較典型的方式。因為這種合同是商家的格式條款,對消費者來說往往只有兩個選擇:要么簽,要么走。而類似條款是否屬于“霸王條款”也尚有爭議,往往訴諸法律后,消費者的權益依然難以得到有效保障。

  在網上查詢后發現,此前也有法院認定合同中的管轄條款無效、消費者可在家門口起訴的案例。因此,對于此類“管轄條款”如何從法律上加以限制,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此外,消費者本身也需要增強法律意識,不能因為怕麻煩、懶得看,就稀里糊涂簽下大名,等到糾紛出現才大呼“上當”。同時,作為消費者“娘家人”的消協也應當積極行動,為消費者撐腰,這種抬高維權門檻的格式條款侵害了眾多不特定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消協可以約談相關商家,在約談無果的情況下,也可提起公益訴訟,維護消費領域的公共利益。

 ?。ㄓ浾?予之 甄澤)

Copyright(C) 1998-2023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無錫新傳媒網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7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10330069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00306號

蘇新網備2006009 蘇ICP備05004020號

99精品视频免费国产

<dd id="s0xuq"><track id="s0xuq"></track></dd>
      
      
      <li id="s0xuq"><acronym id="s0xuq"></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