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新傳媒
首頁 > 吳文化 > 吳地風物 > 正文

秋日余山

2022

10/11

10:07

來源

江南晚報

分享

  初秋,我去了宜興西渚鎮的余山。

  第一次登余山,是在1979年秋天。我到宜興元上公社工作,放映員張洪春告訴我,要了解元上的地形地貌,上趟余山便一清二楚。

  余山既不雄渾偉岸,也無古木蒼穹,海拔不過百米,四周無山脈相連,孤零零地矗立在筱里村北、蔡塘村東、厚圩村南、魯山村西的田地間。從南坡上山,山上樹木稀少,雜草叢生,山坡上的農地里,紅薯和大豆,青的青,黃的黃,秋色盡染。

  從山頂俯視,田園村莊,清清楚楚,直線距離10多公里外的溧陽城也隱約可見。田園、阡陌、河流、村莊,交相輝映。瓦房、草房,聚散有序,相得益彰。正值做午飯時間,冉冉升起的炊煙,在空中散發開來又慢慢地消失。

  余山東側是條南北向的泥土小路,能走板車、拖拉機,曲曲折折,隨坡起落,從山腳下村子里穿過,北通厚圩、濮陽,南接筱里、篁里。西坡是座采石礦,礦的表面覆蓋著厚厚的碎石土層,開采時必須先行清除,露出巖體,采下的塊石人力車運送,一年也賺不了幾個錢。那個年代,村里沒有工業,采石頭賣石頭是很不錯的副業了。北坡下是條河,連蔡塘接厚圩,河灘上雜草叢生。南面坡平地寬,村里的孩子們趕著羊牽著牛在山上放,牛羊在啃草,他們在打鬧。冬天,山上的枯柴枯草被村民砍去引火做炊,光禿禿的余山在蕭條中經受著寒冬的煎熬。

  第二次登上余山是在1983年的秋天。即將離開元上的我,站在余山的最高處眺望,正在改變面貌的村莊、新建的工廠、綠色的農田、成片的桑地、田野里勞動者的身影,構成了美麗的畫卷,讓我感慨萬千。懷著對余山一草一木、一溪一流、一石一徑的深厚感情,我告別了余山。

  歲月流逝,余山名字依舊,但已經徹底改變了原來的面貌。山上集食、住、游、娛樂為一體,成為遠近聞名的旅游景點,還取了個充滿田野芬芳的名字:“水墨田園”。

  水是生命之源,也同樣是山的生命。余山北面的小河和灘地,經疏浚改造成了大片濕地,河面變寬了,灘涂變大了,淺水區域種植了許多水生植物,不同的植物,在不同季節里,變換出不同的色彩,使余山變得更加靚麗。

  橫跨水面上的仿古石橋,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橋用白色花崗巖砌成,橋孔呈圓形,多半在空中,少半在水中,細心觀察,每一塊石料都精心設計,量身定做,雌雄榫卯,精準無缺,古老的造橋藝術在這里演繹得天衣無縫。坐在河岸柳蔭下的石條上,可動觀鳥翔,靜聽鳥喧。

  荷塘里,荷葉田田,荷花盛開,蓮蓬青翠。無論在荷塘木步道上行走,還是在荷塘木亭里小坐,荷始終與你親密無間。碧綠的荷葉,潔白或粉紅的荷花,泛著青香的蓮蓬,無不散發著華滋優雅、超凡脫俗的氣質。深水納涼的魚兒,耐不住寂寞,浮出水面,見到靜臥水面的龜和蛇,驚恐萬分,一甩尾翅潛入水中逃之夭夭。蜻蜓在荷葉荷花間穿插飛行,似乎在賞艷聞香。

  建設者別具匠心,利用原采石宕口修建的大水池,猶如一顆晶瑩剔透的玉珠,鑲嵌在余山腰間,池內清流碧碧,靈韻四溢。溫泉池面北座南,略高于人體的水溫使你舒心適意。富麗堂皇的酒店,客房寬敞明亮,在房間陽臺小憩,田園風光盡入眼簾。寬敞的柏油馬路從山腳直達溧陽城區,林立的高樓拉近了溧城與余山的距離,繁榮景象,盡收眼底;一條條硬化了的鄉村道路在村莊間穿行,振興面貌讓人心曠神怡。

  如今的余山,成為宜興大地美麗的一角,“水墨田園”也成為一張響亮的名片,正不斷發揮著普惠人民的無限能量。

    | 王金大 文 |

Copyright(C) 1998-2023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無錫新傳媒網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7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10330069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00306號

蘇新網備2006009 蘇ICP備05004020號

99精品视频免费国产

<dd id="s0xuq"><track id="s0xuq"></track></dd>
      
      
      <li id="s0xuq"><acronym id="s0xuq"></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