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新傳媒
首頁 > 吳文化 > 古跡尋蹤 > 正文

龍光塔:銅葫蘆的故事

2022

08/23

09:47

來源

江南晚報

分享

  惠山萃起于平壤之上,騰踔于錫城之西北,物華天寶,名泉勝地,被唐代“憫農”詩人李紳親切地稱為“家山”。其東峰錫山蔥郁似盔,得一山之靈秀,主山川形勝,領城市文風之先,為錫邑之主山。千年以來,流傳著“有錫兵,天下爭;無錫寧,天下清”的歌謠,寓天下太平之景象。

  清代道光文人趙函云:“九龍山脈自宜興諸山蜿蜒而來,東西亙數十里,起伏凡九,故名九龍,其東忽斷,斷而復起為錫山,若龍之有首。龍不可以無角,故建塔焉。”錫山山巔之龍光塔,聚一山精神之所在,似明燈照耀,似火炬彰目,標榜無錫科舉之盛,數百年來,為無錫的歷史文化地標,福佑著這座江南名城。

  1

  龍光塔上的銅葫蘆,由來已久。在清代道光十六年(1836)趙函所撰《重修龍光塔銘》中有如下記述:

  相傳古塔頂為銅壺盧,一日大風雨中,恍惚有神人攝取壺盧以去,而以惠山寺中鐵燈檠易置其上,屹然不動。丙戌年改易塔頂,取鐵檠下,幾遭毀棄,秦琴山大令訪得之,仍置塔尖,以昭靈跡,亦異事也。

  從這段記述,我們可以得出結論,道光年間修復好的龍光塔其塔頂是惠山寺的鐵燈檠,而不是銅葫蘆。

  塔修好不久,清代同治年間,塔再遭火毀。從清末留下的龍光塔舊影,可以看到此時塔已無頂,僅存裸露的塔身筒體。

  又過了大約60年,龍光塔迎來了新的修復,此時邑商周廷弼、祝大椿發起修繕龍光塔,周廷弼在民國癸亥(1923)春有題塔詩并刻碑記之,錄其文如下:

  澗邊五里踏芳塵,古剎浮圖歷級新。

  拈取心香烙一瓣,空王殿下問前因。

  隱約樓臺疑有光,蓉湖風月古今殊。

  青山依舊關興廢,吐出九龍頜下珠。

  古佛曾經劫火煎,香花猶舞舊時鮮。

  載來不盡登臨感,忽忽紅羊六十年。

  依然塔勢涌嶙峋,扶杖赍云送浼春。

  檻外五湖煙水遠,名成誰是泛舟人。

  癸亥春邑人周廷弼題,邵晉康刻

  上述詩中所說的“浮圖”本指佛教建筑,后專指高塔。

龍光塔塔內(1915)

  2

  民國時期龍光塔由于資金方面的原因,從1919年4月龍光寺僧普慶動議倡修,1921年3月破土動工,到1930年修竣,修修停停,一修就是9年。我們只能從民國年間報紙的報道和一些舊照片,推測還原此塔修繕的大概過程,最后由榮德生先生出資,畢其一功,但遺憾的是,詳細情形并無史實可以印證。無錫史志上只有一句話:“民國十三年草草修復,不久塔頂傾斜。民國十九年,榮德生等捐資重修。”

  龍光塔修繕,當時預算“非二萬金不能藏事”,周廷弼、祝大椿是主要出資人,周廷弼出資多少沒有記載,估計他應該是大股東,后來塔內曾一度供奉他的遺像以紀念他的功德。“祝大護法印大椿暨陳太夫人慨助寶塔功德大洋二千元”,各大善士又捐資一千七百余元,這幾個大戶的出資與總預算相比,顯然,資金缺口是很大的。寺僧募捐不到錢,所以修繕很不順利。1923年10月《錫報》批評說無錫號稱文物之邦,怎么連一個小小的名勝都沒有去修復保存呢?這是坍臺的。到惠山,水路看的是殘敗的黃埠墩,陸路看的是搭了一個引架,數年沒有修好的龍光塔,“叫人見了,好不難受”。

  前述原來龍光塔的塔頂是惠山寺里面的鐵燈檠,清代同治間塔被燒毀,鐵燈檠大概是被熔化了,我們從晚清外國人拍的塔內部結構的照片沒有看到這個鐵頂。塔修好了,現在要收頂,而此時周廷弼已經去世,遂由祝大椿接力修塔,決定募集資金,給龍光塔安一個銅葫蘆的頂。由于種種原因,這個銅葫蘆也沒有什么資料,只有在某資料上說它澆鑄于1925年(實際為1924年),重1.5噸。

  這個銅葫蘆究竟怎樣的情景,沒人知道。即使1930年以后多次修復,都沒有人關注到隱藏在這銅葫蘆背后的一些文化信息,也無法從其它渠道去破譯其中的秘密。直到2018年,差不多經歷了94年后才真相大白。

金石聲(右)陪同曹三房后人曹陽老師在看銅葫蘆拓片(2019年1月)

  3

  2018年10月17日,龍光塔修繕工程開工。一個月后,施工人員發現塔頂銅葫蘆上有字,就拍了照片發在工作群里,其中一張有“民國十三年歲在甲子仲冬月之谷旦本邑南門外曹三房老全記鑄造”的詳細信息。我得知這一信息后,覺得很有價值,要求進一步勘察。我在第一時間登上塔頂,看到那銅葫蘆還是很大的,上面的文字清晰可見,一點也沒有被風化剝蝕,畢竟是銅的。

  塔頂作業面窄小,觀察甚為不便,我們只能請專業人員進行拓片,并繪制了此銅葫蘆的現狀圖。

  銅葫蘆海拔113米,高2.635米。分兩節,由底座圓柱體、底座托盤、底座、葫蘆錐狀體四個部分組成。壁厚1.5厘米,葫蘆口直徑20厘米。據現有尺寸推算銅葫蘆重約853公斤。

  此銅葫蘆上有銘文,其排列順序為:薛南溟、楊定駒字面朝北。自薛南溟開始豎排向左順時針方向旋轉,自葫蘆錐狀體平座朝上65厘米內為陽文,字大2.5厘米,厚度約4毫米;高度65厘米至90厘米內為陰文,有97字,字大2-2.5厘米。下部為陽文,陰文在上部,中部雜有陰文。朝東南方向有四排落款“民國十三年歲在甲子仲冬月之谷旦本邑南門外曹三房老全記鑄造”,共28字。陽文。

  根據拓片逐一清點,查明其上有功德名單213人(陽文121人,陰文92人,其中女性約55人)。除了主持人祝大椿及家族人員外,還有鑄造作坊“民國十三年歲在甲子仲冬月之谷旦本邑南門外曹三房老全記鑄造”字樣,而曹三房是明朝年間的無錫老字號,其鑄造的法器現存最古為明崇禎年間,存浙江普陀山。在浙江天童寺有曹三房全記鑄造的千僧鍋,時在崇禎十四年辛酉,即公元1641年。銅葫蘆上還有當時無錫著名鄉紳、官吏和工商實業家,如薛南溟、蔡緘三、楊翰西、楊石漁、蔣遇春、孫荷生、徐涵若、孫鶴卿、楊干卿、錢鏡生、陶丹翼、高映川等名字。

  4

  銅葫蘆及上面銘文的發現,經媒體報道后,在錫城關注此事的人群中引起很大反響,尤其是曹三房的后人曹女士激動地找上門來,找到我訴說她的辛酸家事。

  她說在朋友圈看到了這銅葫蘆的照片,上面有曹三房字樣。她說:“這是我家的東西,這是我爺爺造的??吹轿壹业臇|西,好激動哦。我想去塔上看,可是我還想我爬不上去。我還沒親眼見到我家的東西呢。”她又說,“我明天去給我爸爸看。我爸爸是曹家二少爺,他今年81歲。祝大椿在我爺爺家做過一年學徒。我爺爺1937年給日本人打死,這是血海深仇,牌位現在在龍海寺。那會我爸爸才1歲。”

  2019年1月8日,我和曹女士去她父親家接老人家來惠山看銅葫蘆的拓片,了解曹三房故事。曹先生81歲,精神健,腿略有不適,他一見到我說我做了功德。他原名曹金安,他弟弟是孿生兄弟名曹銀安,在常州工作。

  接到我辦公室后,曹先生就和我介紹他的身世。他父親1937年被日寇從背后用槍打死,他說他是在南門一帶尋找舊跡的時候一個老人說的。老人有年紀了,看到他問他你找啥,姓啥,他就說是曹三房的后人。老人就跟他說,日本人突然射擊,也不是說有什么過節。所以很慘的,他父親去世時候他才1歲,父親叫曹壽泉,葬在惠山,牌位現在龍海寺。3年后他母親又去世了。從此他和弟弟就被舅舅姨媽領養,他還有一個哥哥也寄養在親戚家中,14歲就去上海學生意了,等于家就散了。后來,曹三房慢慢衰落,新中國成立后并入王源吉。曹先生說他小時候看到廠的,他們主要是做法器,工藝要求高,金屬熔點高所以風機要15個人拉,鼓風。曹先生小時候很苦,幫大人種田,有一次他在家門口被錢橋小學的校長看見,陶校長說這小孩子為啥不讀書呀,旁邊大人說這是某某家的孩子,校長和他阿姨大概認識的,就說這小孩子明天就來我們小學讀書,費用全部由我們承擔。后來曹先生去城中積余讀初中,考取了錫師,又去省城進修兩年,回到無錫后就在二中教書一直到退休。曹先生說他父親寫一手好字,器物上的字大多數是他父親自己刻寫的。

  今天,龍光塔上銅葫蘆的秘密已經逐漸明朗。一個銅葫蘆,承載百年滄桑,見證近代風云,訴說寶塔故事,反映了工商發展和文化需求,寄托了百姓祈求美好生活的心愿。我們相信,這銅葫蘆將與此塔、此山長美于斯,福佑吾邦。(金石聲)

Copyright(C) 1998-2023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無錫新傳媒網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7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10330069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00306號

蘇新網備2006009 蘇ICP備05004020號

99精品视频免费国产

<dd id="s0xuq"><track id="s0xuq"></track></dd>
      
      
      <li id="s0xuq"><acronym id="s0xuq"></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