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新傳媒
首頁 > 吳文化 > 吳地習俗 > 正文

六月弗借扇

2022

07/26

11:02

來源

江南晚報

分享

  老法頭里,大熱天嘸電風扇,更嘸空調,日腳實在難熬。葛辰光格扇子(包括蒲扇、折扇、團扇等)就像救命王菩薩,搭人送來絲絲冷颼颼。

  你阿曉得,吳地有個老風俗,六月頭里勿好問人家借扇子,吳語叫“六月弗借扇”。晚清上海灘上出版格《圖畫日報》就登有一幅畫配詩風俗畫《六月弗借扇》。圖上詩道:“六月天,最炎熱,赫赫紅日正當空,萬里無云風歇絕。羨彼外洋泰西東,能以人巧奪天工,室中風扇用電氣,置身如在水晶宮。我輩所恃只折扇,竭力頻搖猶出汗,是乃須臾不可離,焉能與子分其半。奈何大拂人之情,強欲借來供把玩,俄時入手竟狂揮,遑問主人愿不愿??偩壏〞嬂鄯禽p,但用一張白面轉安寧。”圖中人大六月里強借對面人格折扇,并馬上濫扇八扇,扇主很是窩塞:一則借扇人勿知趣,忒自私,只顧自己扇風納涼,不顧別人家無扇身熱;二則此折扇扇面上儕是名家字畫,十分貴重,遭人狂扇,扇損豈不肉痛。此六月借扇人真大不敬也。

  記得上世紀50年代,大六月里乘風涼辰光,差勿多一人一扇,老祖母一邊扇扇,一邊搭我等孫輩喃喃哼起一首吳歌:“扇扇有涼風,夜夜拍蚊蟲,啥人問我借,要過八月中。”姑蘇說書先生也曾說唱這一吳歌,只是將歌中“啥人問我借”改成“耐要問我借”,如此吳儂軟語,著實糯來著實嗲!類似伊種“六月弗借扇”格吳歌還有勿少,如:“六月天氣熱,扇子勿脫手,啥人問我借,等到交白露。”“六月勿借扇,你啥硬要借,過仔八月半。”更有勁頭格是,吳地有心人把伊類吳歌用毛筆寫在蒲扇上,一來用以宣揚“六月弗借扇”格吳地風俗,二來當作記認,萬一自家格扇子丟失,或與別人家格扇子搞錯,到時憑此認領。

  可譽為上海獨腳戲大師中“一只鼎”格周柏春曾講起一段六月借扇格趣事。有年大六月,他在北京劇院看戲,阿巧爺碰著阿巧娘,偏偏他頭頂上格電風扇不轉,熱煞脫哉!他旁座一對青年男女各持一把折扇,泰悠悠地扇著,他便手指女青年格折扇,用上海話講道:“借撥我好伐?”女青年聽了花容失色,男青年則面孔鐵青,一跳八丈高,揪住他,罵他“耍流氓”。三人鬧到六缸水勿渾,后去了派出所。所長聽了雙方訴說,哈哈大笑:“誤會!誤會!”原來,上海閑話中格“借”字發音與普通話中格“嫁”字近似,難怪男青年一聽伊個外地老頭竟敢如此狂妄向自己心愛女友求婚而火冒三丈。好在這位派出所所長是蘇州籍人,懂上海閑話。

  作興有人會問,“六月弗借扇”伊句吳語喻指如何?本人認為,此吳語喻指有兩方面:于借扇人而言,可為“識時務”;對持扇人來講,則為“理應當”,但后者像煞帶點小氣滴溚格味道了。如此注釋,妥否?請君指正!

  | 胡容邈 文 |

Copyright(C) 1998-2023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無錫新傳媒網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7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10330069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00306號

蘇新網備2006009 蘇ICP備05004020號

99精品视频免费国产

<dd id="s0xuq"><track id="s0xuq"></track></dd>
      
      
      <li id="s0xuq"><acronym id="s0xuq"></acronym></li>